月明思故乡

9/16/2019 4:32:55 PM    来源:


    文/ 石首市公安局绣林派出所 马驰



    四年前的秋天,一个年轻人背着行囊独自离开武汉,来到离家三百公里外的陌生城市,在“鄂南明珠”的石首开始了他的警察梦。

    他曾经心高气傲,要离开一座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他要证明自己的能力足以支撑自己梦想,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能记清一些古诗词,比如,每逢佳节倍思亲。都说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创业开始的,那么一个警察的崩溃应该是从节假日值班开始的。有一种辛苦,是脑子里有事业,胸膛里有梦想,心中还有家国,唯独辜负了家庭。四年时光不负卿,他经历了理想遇到现实火花,这种冲击是在象牙塔里无法理解的。在这里,没有依靠、没有后援,走错路、做错事,抹干眼泪从头再来。四年后的今天,他知道了家乡的意义。

    没错啊,这个年轻人就是我,可我并不觉得这些心路历程有多可歌可泣,因为,自己的选择自己需要一步一步走踏实。最近一部长安十二时辰火了,张小敬的九年不良帅,一生为百姓,可是感动了很多人,谁可知,警察在节假日值守的十二时辰是怎样度过?从早上接班开始就会有各类检查和突访,白天的接处警,晚上的巡逻防控,有空时和家人打打电话,这一种流水账式模式并不让人陌生。有人会问,过节不回家吃饭?谁都明白国是千万家,谁能做到舍小家为大家,这种工作模式已成为警察常态,也可以说是精神的传承。全年下来,能说的上的节日不少,让人有感的屈指可数,春节,端午,中秋可谓是佼佼,越是这样的节日,越是让人感叹团圆的不易。

    中秋节当天接的第一个警便是感情纠纷,一对夫妻离了婚,前夫的家人到女方的门店索要欠款,与女方朋友发生了纠纷并动手打人。我们一行四人处警到达现场处置,在询问过程中,男方父亲情绪激动并声称被打伤要求到医院诊伤,可是并不愿意自行垫资就诊,也不愿意到派出所接受调解,男女双方不断打电话叫家属到现场来,摩擦进一步升级,我担心出现其他情况发生,于是要求当事人到派出所接受调解。在派出所随后的调解过程中,我了解到了更多的细节,婚姻中的矛盾不是一天形成和积累的,性格不合只是双方的台阶,说好的好聚好散,只是双方都没能做到。在他们一个个吵的面红耳赤的时候,我不忍打断他们,那时我的心情很是复杂。即使他们离婚了,至少还有亲情,毕竟今天发生的纠纷,多少是有着醋意在里的,并且,如果对一个有念想的人,吵架也是见面的方式,也是一种沟通的方式。我回忆着自己在家和父母争吵的画面,可是我长大了,也懂事了,没有理由与他们争吵,反而,耐心沟通的机会也没多少。真羡慕他们,可以吵架。不得不说,我是想家了,我从没想过,曾经的一时要强的离开,便是四年,也许这个时间还会被无限放大。

    曾经有笑话说何为长大,就是曾经入冬之时,父母催着赶着要我们穿上秋衣秋裤,而现在,不需父母多言,我们就自己将秋衣秋裤穿上,这就是长大了。曾经,我厌烦吃父母所谓药食同源的苦瓜、鱼腥草等等,然而我现在自己尝试后觉得不妨养生。曾经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饼,冬至的饺子,春节的元宵,在我看来,一年只吃一次是因为难吃。然而现在,一个人在外地,却不忘了这些传统,时间一到,我便琢磨着去哪买。回想刚到石首的第一个冬至,这里没有吃饺子的习惯,那天,我们抓了三个吸毒人员,忙完已到晚上十一点,我想起要吃饺子,寻遍大街小巷,最后在宵夜摊买了一份煎饺,我吃着吃着,眼眶红了,脸颊烫了,想起要回复父亲早上发给我提醒我吃饺子的短信,我回复,吃了很多,这个冬天耳朵不会冻。后来,我从一名新警慢慢成长为派出所的“中坚力量”,后来,单位每年都来了很多新警,到节假日时,我买饺子、汤圆、月饼都会多买几份,因为我体会过那种心酸,我不想让他们再经历一次。

    好在节假日的警情并不多,主要以纠纷为主,让我们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跟家人打打电话,我的习惯是避免谈工作,不报喜也不报忧。其实也没有太多话说,最多的就是问工作强度大不大,吃的饭菜怎么样,而我就在电话里学会了应付,说的最多的是还好,因为我知道,我不能说实话,我也不能表达情绪,我长大了,我是警察,这是我的选择。与我有同样选择人还有很多,所以我没有资格抱怨。姐姐比我早参警三年,如今和姐夫还有孩子三地分居,我身边的同事,好的是同城异地,差一点的就是三地分居。我也看到有同事通过“团圆工程”让一家人团聚,可是,每当羡慕了别人,也心疼了别人,也会看看自己。这四年来,每当节假日,亦或者看着别人团聚,我眼里的那种羡慕,应该不会让别人看到,我怕自己承受不了别人可怜的眼神,放声大哭一场毁了这四年来辛辛苦苦建立的坚强模样。我接受着理想与现实的碰撞,我总是能说服自己,让自己定下心来好好工作,干出一番事业便是不忘初心的最好诠释。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人格的痛点是能很好的开导别人,自己的内心世界却很复杂,总有人会劝我放弃吧,回家了好工作多的是,也有人劝我,别拼了,你做不完的事会有人做。我内心有一种感情叫做,谁都可以劝我放弃,但是我自己不会,每当我遇到这样的迷茫,我会心疼我自己,然后坚定的告诉我自己,这种社会价值,终有一天会体现,所以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昨天,各地公安机关的官媒推送出的新闻都是中秋助团圆,有走失老人和孩子,也有异地寻亲的,感动之余,我只是觉得我也像走丢了的孩子,多希望能与家人团聚。可是,我坚守的意义就在于能让更多的人团聚。接警电话响了,好吧,我要振奋精神,处置好下一个警情了。最后一首打油诗送给全国坚守一线的战友:年少离家去寻梦,四载光阴如惊鸿,月圆之时思故土,无声坚守是英雄。



  • 上一篇:农村普法之歌
  • 下一篇:改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