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家法

9/11/2019 4:34:09 PM    来源: 西陵公安


    作者:李相刚


    一个月前的一个静静的下午,我把女儿叫到身边,带着一副极平易近人的态度,微笑着对她说:“爸爸单位要组织征文活动,主题是‘法在我心中’,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你给提点建议吧!”

    女儿想了一会,有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我没建议。”

    “说吧,你看我都礼贤下士了,说两条吧,不然不让你出去玩哦。”我幽默着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好吧,不过说之前我们要来个君子协议,那就是你不要生气,不要发飙,不然我什么也不会说,妈妈作证。”女儿斩钉截铁的说着。

    “行!”我没有犹豫,我想看看女儿究竟要说什么。

    “既然说到法,别的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我们的‘家法’要改改,我犯错的时候你不能动不动就吼我,甚至有时把我拎出去,还指我的脑袋,拧我的耳朵,真的好疼。”突然之间,女儿委屈的要掉下眼泪。

    “嗯?”我顿时发愣,但还是抱了抱她,拍了拍她的后背,我感觉到她的身体有点抗拒、有点发颤。

    爱人说:“你自己也是在派出所上班的人,也是整天和法打着交道,想想你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守法者和执法者,我觉得孩子说的没错,我们的‘家法’是要改改。”随后带着孩子下楼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静静的呆着。

    眼前浮现出很多个片段,有些遥远,有些近在咫尺,有些模糊,有些更加清晰。女儿没有说谎,她说的是实话,在很多人眼中“那是一个好脾气”的我,对待女儿确实缺少很多耐心近乎苛刻,尤其是当学校布置的任务,比如作业、体育锻炼等,以及我按我的标准给她指派的家务,没有按时完成或者标准不高或者积极性不强的话,我都会歇斯底里的吼她,如遇反抗,我会拎着她的领子将她扔出门外,也会将她的书包一便投掷出去,然后关上门,任其在门外抽泣。一次,两次,三次,我慢慢的数着,可是我数不清了,我打骂孩子的次数确实很多,我犯法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当我问孩子时,她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勇气说出自己心底的话,敢于面对她这个凶巴巴的父亲的。我也不知道,当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时,我竟然破天荒的没有使用武力还击女儿的反抗,也许在潜意识中我也知道自己一直是错的,只是碍于面子或者始于为她好的名义,吼她,打她,促使她改正自己的缺点,可是越是如此,效果却适得其反,有些缺点,她至今未改,或者是疲了,也或者明明可以做好却故意反着去做。客观的讲,这种对孩子的家庭暴力已经给孩子带来了一些无形的伤害,这无疑是对自己的身份一种无形的嘲讽,执法者当从自身修起,而我在家庭里却没有做到。

    女儿的话更勾起了我自己的挫败感,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也是犯了错,尤其是学习成绩下滑的时候,父亲总会一顿撕裂的吼。有一次挨踹之后,我跑出家门,躲在村里的一个角落里,害的父母一通找,结果又是一顿吼。长大之后,提及此事,父亲讪讪着说那时确实粗鲁了,不过,要是当时不严格,我恐怕还在农村守着几亩薄田,哪里有现在的日子。我没有更多的争论,但也许我也是继承了这种“为你好”的观念,对待孩子也使用了同样的家法,只是让我倍感幸运的是,女儿从未离家出走过,但认真想想,背心还是一阵惊悚。

    到派出所以来,见到了人间太多的悲欢离合,孩子离家出走更是家常便饭的事,这牵动了一家人甚至几家人的心,牵动了整个社会的心。孩子是一个家庭的中心,是一个家庭的命脉,孩子出事,一家人、几家人都会出事。我不仅为自己的行为懊恼后怕起来,这家法是要改改了。

    将心比心,自己小时候又何尝愿意整天被父母咆哮、吼骂、扯打?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幸好,这一切还来得及。我想,在以后的日子里,孩子依然会有不少缺点,依然会做错事,但我会反复告诉自己并不断逼迫自己,多一点耐心、少一点暴躁,多一点换位思考、少一些热潮冷讽,不论将来孩子是龙是凤,是参天大树还是低矮灌木,我都希望能带给她一个温暖的现在,并和她一起去完成种种挑战,克服重重困难,向着一个美好的未来去共同历练和修行。

    这家法是要改改了,不在明日,就在今时。



  • 上一篇:月明思故乡
  • 下一篇:乡土文化传播方式丰富“三治融合”宣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