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红色故事 一张七十年前的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7/8/2019 2:32:22 PM    来源: 楚天法治


    本网讯 居卫锋



    去年夏日的一个上午,老市长刘耀青打电话叫我到沙市文化宫路去说有好事,我赶去见到老市长,身边还有一男子,老市长介绍说:“这是你父亲的老战友柴国智的大儿子柴湖沙,他家里老照片中,有一张你们父亲和几个解放军在49年解放沙市的合影。”有这照片,我太高兴了!忙和刚认识的柴大哥攀谈起来,可惜柴大哥当时没带照片。后来几经辗转终于弄到这张老照片,照片上标有《49年进城接管文教卫报社电台 柴国智(下左)居锦昌等同志合影》,父亲看了这张失而复得的照片兴奋异常,滔滔不绝的向我讲述起七十年前,他和战友们一起进城解放沙市的历程。久久不能平静的我,下决心放下手头的事务,在纪念沙市(荆州)解放七十周年之际,追记父亲居锦昌参加解放沙市的生动回忆。

    1949年初,三大战役结束,东北、华北解放,3月,党中央在西柏坡召开七届二中全会,会上毛主席说:“在即将夺取全国胜利的大好局面下,党的工作重心要迅速从农村转向城市,从战争转向生产建设。全党上下务必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为新民主革命继续奋斗!”3月23日,党中央启程进京,出发时毛主席又强调:“我们是进京赶考去的,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咧!”


    我们是进城接管沙市的部队


    1949年4、5月,渡江战役全面展开,活跃在荆沙外围的江汉军区党委紧锣密鼓筹备解放沙市荆州地区,6月,经中共中原局批准组建沙市市委和沙市军管会。父亲生于1926年5月23日,1941年参加新四军,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49年5月,他刚满23岁,投身军旅8年,是旅部电台台长正营级干部。作为优秀的年轻干部,被选为进城的军管会干部派到潜江熊口,集中学习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培训进城纪律。期间武汉解放,我军前锋已抵达天门、沙洋一带,驻扎沙市的国民党军宋希濂部惶惶不可终日,沿江构筑工事负隅顽抗,企图阻止大军过江。上级要求江汉军区部队随时准备进城,全面接管沙市政治经济,彻底解放沙市荆州。7月10日前后,部队选出30多人组成一支进城接管沙市文教卫报社电台的专门队伍,由军区印刷股股长柴国智、电台台长居锦昌和江汉军区《襄南报》编辑部副主编刘汉江三人,成立党支部,带上手枪等防身武器,奉命带队从监利新沟嘴抵达荆门十里铺待令。

    7月14日下午,连下几天暴雨的荆州地区天渐转晴,军管会电令部队随时准备向沙市开进。晚上,军管会核心成员徐希亲自来到这支队伍,口头传达:“明天,四野攻城部队发起解放沙市攻城战役,上级给我们的第一项任务是:枪一响,就要抢先进城,发解放沙市的号外!”命令一下达,队伍所有人都被集中在一起,不得单独行动。他们既紧张又兴奋地围挤在小屋里,争先恐后地表露心迹,军区后勤部搞印刷的老兵说:“这次出来,一定要漂亮地干一票!”摇机班战士熊国斌说:“进城,我第一个冲进敌指挥部,抢部好电台......”柴股长微笑着说:“一切行动听指挥,遵守纪律、遵守部队纪律!”背发电机的大个子焦大江见小战士瞅着他大大的行囊啧啧作声,顺口甩句:“啧什么啧,什么行囊哥没背过,小子吔,到时看谁掉号!”不甘示弱的小战士作了个鬼脸,转身挤向战士们围成几层的人圈,头刚露出,身子还在圈外,就拉开嗓门高喊:“进城,我一定要看看城里洋灯泡!”引来一阵哄笑,没等他再开口,刚露出的小头就被老战士一把按了回去。黑夜的小屋里,人声鼎沸,人影攒动。领导既高兴地参与,又不断劝说大家快休息,怎么劝都静不下来,大家都是一宿未眠。

    7月15日上午,天气放晴,盛夏的太阳一当头就耀眼逼人,驻地各部队先后接到命令:前方战斗已经打响,部队立即向沙市开拔。这支队伍在领导徐希的率领下,背起行装从荆门十里铺出发向沙市开进。行进中很快汇入四野大部队中,一辆辆从三大战役上缴获的美制十轮大卡车和运兵车排成一条长龙,拖载重型榴弹炮、军需物资和炮兵战士在身边穿梭急进,时有首长乘坐吉普车疾驰而过,又有重装车陷进大雨后的稀泥里,战士们不分彼此,齐声吆喝着将大车推上来继续前行。再看四野部队步行战士,清一色地打着整齐的绑腿,身穿草绿色军装,面料密实挺括,好不精神。父亲他们这支队伍,穿的军装呈土黄色,布料粗糙,有的还穿着便装,又还背着电台、发电机、油印机等,行进中他们胸却挺得更直,头却抬得更高。不时招来大卡车上四野战士好奇的目光,还有的笑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呀?”紧张、窘迫的队伍中,马上有人仰头大声回答:“我们是进城接管沙市的部队!”引来四野战士伸出大拇指笑称:“好!”这时,已是中午,远方隆隆炮声越来越密集,汗流浃背的战士们背负着重重行囊,头顶火热的太阳,开始向沙市跑步前进。


    一个,二个,三个,逐渐多了起来,那是给人带来希望的红


    傍晚,残阳如血,晚霞似火,远处传来的枪声已渐稀落。队伍已赶到荆州小北门,稍事休整后,又继续疾行。经草市、雷家垱进入沙市解放路(原名三民路),沿街看到四野部队战士放下行装,解开衣扣,在街道边老百姓家门外或站或坐的大口大口喝着稀粥,他们没有一个去敲门惊扰老百姓,老百姓们都关门闭户不敢出来。后来得知,那时沙市老百姓每遇国民党军队经过,特别是川军经过,总是破门而入,明抢强要,没抢到东西还放火烧房子。

    这支队伍顾不得饥肠辘辘,穿过街巷,直奔旧政府《江汉日报》办公地。这是一座衙门式的临街建筑,担心里面还有残敌,大家依次排成一行,持枪猫步进入三进两井院落,发现院内有四名非武装男子留守,一名记者,两名报务员和一勤杂老人,都不讲话,抵触敌视的样子。战士将四人叫到一起大声宣讲我军的政策和纪律,要他们和战士们一起寻找电台、印刷机等,发现国民党设备已搬空,办公室里遍地都是旧《鄂中日报》,又在凌乱不堪的院内四处搜寻,仅找到一部旧收报机和数盏旧煤油灯,只得将四人集中看管起来。父亲见此情形,当即按照分工,命令电台组战士将电台”V”型天线赶快架到旁边一栋较高的民房内,命令摇机班班长徐兴组织班战士马上开始摇机发电,一切准备就绪。父亲又坐到他熟悉的电台前,打开电源开关,戴上耳机,调好频道,亲自向江汉军区司令部发送队伍进城的第一封电报:嘀嘀嘀、嘀嘀嘀!报告、报告!沙市解放、沙市解放!我部顺利进城、我部顺利进城!发报完毕,窗外的晚风轻轻拂来,父亲边喝着稀粥,边走向窗边凝望窗外,等待回电。看到街旁七零八落紧闭的门户,开始陆陆续续、慢慢有小开一点门缝,刚好能用一根小木棍吊着土红色的瓦壶,慢慢地伸出来,轻轻地放到门外四野战士们身边。父亲默默地数着,一个、二个,三个,逐渐多了起来.....

    “叭!叭!”“叭叭!”黑夜里不知哪里打出几声冷枪,父亲赶紧离开窗户,跟着不远处又传来“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一阵短暂的枪战声,军管会领导徐希立即大声叫喊:“加强警戒,注意安全!”负责警戒侦查的战士立即冲了出去,战士们马上拿枪警惕地站到门外、窗旁,加强警戒。另外几个战士赶紧关上窗户,用厚厚的被单遮盖住窗户,尽管屋内四、五盏煤油灯将前后相连的大小办公室照得通亮,窗户被遮得严严实实的,不透一点光。

    出去观察战情的战士很快返回,报告领导徐希说:“刚才的枪战,发生在中山路敌师公署(原中山路章华宾馆大楼荆州地区敌最高指挥机关)附近,属小股残敌的报复反扑,已被我军管会警卫部队彻底消灭!”领导徐希听后,一边强调加强警戒,一边又继续指导主编刘汉江赶写解放沙市的简报,紧张心急的柴股长也大声喊着印刷股战士们,马上找个安全的地方,放好刻板、油印机等。简报手稿一递到他手上,他们上下顾不上蚊虫叮咬,马上开始刻版。刻板这工作细比瓷器活,那天,为了显示喜庆,偌大的繁体字“號外”要套红,刻两套蜡纸,采用红、黑2种油墨,大字号繁体字“號外”雕刻起来尤为困难,要用刻笔以密集的线条在钢板上小心去许多蜡,搞不好蜡纸划破就废了,又要重来。那晚,他们刻板十分认真精细,一次就成功了。随后,他们又把准备好的纸张送进2套安放好的油印机里开始套印,数百张套红“號外”,就这样一张、一张印好,叠成小垛放在办公室小桌上。这时,已是次日,7月16日凌晨快5点了。军管会领导徐希和柴股长又把大家集中起来,简短动员几句,拿上枪和几佰张“號外”迅速出门,将一张张套红“號外”张贴到沙市街巷墙壁和木板房壁上。1949年7月16日清晨5时许,天刚蒙蒙亮,沙市解放的喜讯已传向城里千家万户,那是沙市解放后的第一天清晨,全城老百姓都能看得到,给人带来希望的红!


    不能让老百姓吃亏,一块银元两碗面,值!


    清晨,除挤卧在大街两旁路面上熟睡的四野战士们偶有翻动外,万籁俱寂。战士们贴完號外回来,一个个东倒西歪地倒地便睡了。父亲和精疲力尽又还情绪高扬的柴股长脱下军装,换上便服,一道出门,走到中山路一小木屋的“好公道”餐馆过早,兵荒马乱时期,“好公道”餐馆好些天没开门,老板图吉利在沙市解放后的第一天清晨,开张了。

    父亲上前,双手抱拳微笑对老板说“恭喜发财,恭喜发财!”老板听是外乡人声音,再看看来派,猜出来人是进城部队干部,微笑着回道“欢迎首长,欢迎首长!”柴股长随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坐进餐馆内一空桌旁,要了两碗素面,吃完,父亲拿出解放区使用的“中州银行”纸币给老板付账,老板说这里不用这,没法要。尴尬的一幕让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父亲不知如何是好,正左右为难时,柴股长拿出身上仅有的一块大洋递给老板,老板手拿银元又没法找零,也左右为难,转手又要将大洋还给他们,说:”算了,算了,算我接首长的。“柴股长硬撑着身体站起来,坚定地说:“不能让老百姓吃亏,一块银元两碗面,值!”边说边用力将老板拿大洋伸过来的手推了回去,“对!我们共产党的队伍,决不让老百姓吃亏!”父亲也跟着表态(后来得知,那时一块银元足可以买20大碗牛肉面),老板熬不过首长决定,只好点头谢谢、谢谢不停。朝阳下,相互谦让、诚信、友善,仿佛看到解放区部队和老百姓之间交往祥和的情景。从那一刻起,父亲就坚信,沙市解放已迈出了坚实的步伐,一定会得取新民主革命的彻底胜利。

    没几天,父亲就被军管会派去粮店,为稳定市场,安抚民心,支援渡江战役,动员关门囤积居奇的老板尽早开门卖粮,柴伯伯也被派到工厂作坊,动员复工。粮店开门卖粮了,工厂复工了,一晃父亲和柴伯伯脱下军装在地方工作也已五个多月了。他俩作为进城干部留下来,就要和这支临时组建的队伍,包括后来到荆州地区当司令员的彭天明,还有印刷股、电台组、摇机班里的战友们分开了。这支参加进城解放荆州沙市,出色完成电台通讯发报,编写、刻印和张贴沙市解放套红“號外”,报道沙市解放喜讯的队伍,从1949年7月15日上午,到次日清晨,近24小时里,连续作战,向军管会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他们中的代表五人在元旦节喜庆的日子里,到照相馆照相,留下了这张历经七十年风雨岁月,仍保存完好、弥足珍贵的老照片。

    首次替父亲写回忆录,还有些不敢拿给我94岁的老父亲看,我知道他看了一定又会激动、亢奋好些时日,怕影响他暮年平静生活,只能祈求父亲还能有身体再好些的时日让他看。“我们是进城接管沙市的部队;一个,二个,三个,逐渐多了起来,那是给人带来希望的红!我们共产党的队伍,绝不让老百姓吃亏,一块银元两碗面,值!”震耳发聩,永远铭刻在我心中!

    感谢老市长刘耀青同志,感谢柴湖沙大哥,感谢荆州市新四军研究会及宣讲团的领导、同志们。期待在不久的一天,这篇由儿子我代写的回忆录能得到父亲的认可。更希望在纪念沙市(荆州)解放七十周年之际,为我们荆州市广大市民们讲好红色故事,深植红色基因,传承卓越精神有所帮助。



  • 上一篇:郭士萍诗歌组
  • 下一篇:荆州松滋导弹老兵肖德准:清澈如水守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