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松滋导弹老兵肖德准:清澈如水守初心

7/8/2019 2:18:33 PM    来源: 楚天法治

        

    荆州党旗红

        

    1964年7月23日,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内,镁光灯闪烁不停。照片记录下这激动人心的一幕:毛主席、周恩来、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正在接见地空导弹二营全体官兵。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接见过的唯一一支整建制部队。


    55年后,在湖北省松滋市洈水镇的一个河边小村,我们见到了这张珍贵的照片。照片的主人叫肖德准,原松滋大岩咀乡供销社退休干部。

    肖德准,松滋市洈水镇人,1956年2月入伍,历任原地空导弹二营发射二连班长、技师、排长、副连长、连长、师技术部助理,在先后两次击落美制RB-57D型侦察机、U-2型高空侦察机战斗中,肖德准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政治部授予个人一等功,并获得提前晋衔奖励。

    小村子叫青龙咀,河叫洈河。河水蜿蜒流过村头,清澈见底。

    他就像一条河,一条静静流淌,流淌着一位85岁导弹老兵,60多年坚守初心,默默奉献的河。

           

    用导弹打下飞机,中国人开了先河


    “我们营长叫岳振华,我们击落的第一架飞机是美制RB—57D高空侦察机。”回忆起部队当年转战大江南北,击落美制高空侦察机的故事,老人的记忆依然清晰。


    1959年10月7日,地空导弹二营驻地。中午12时左右,一级警报响起,全营立即投入战斗:搜索、锁定、发射……导弹发出后,发射二连班长肖德准,看到了正在空中冒烟的物体。很快,指挥部传出命令:目标消失!全场轰动,掌声如雷。

    轰动的还有全世界!这不仅是中国空军用导弹打下来的第一架敌机,也是世界航空史上用导弹打下来的第一架飞机。

    “我们击落的第二架飞机是U—2,我们叫双九作战。”肖德准说,自击落RB—5D敌机后,美国研制了一种新型U—2飞机,对大陆纵深地区实施新一轮战略侦察。1962年开始,二营全体官兵身着便衣、隐姓埋名,在大江南北机动设伏,导弹兵打起“游击战”。9月9日,时任发射二连连长的肖德准和战友们来到江西境内,发现U—2,并一举将其击落。

    两次参战,两次立功。1959年,肖德准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政治部授予一等功。1962年,肖德准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政治部晋衔奖励。1964年,肖德准所在的导弹二营受到毛主席、周恩来、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接见。

    当年陈毅元帅答记者问时,幽默风趣、扬眉吐气回答“用竹竿子捅下来的!”美制高空侦察机被我防空导弹部队击落,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作为秘密被封存。被封存的,当然也包括属于肖德准的战功与荣誉。

    导弹兵打“游击战”,钻山沟,涉荒野,长期与蜈蚣、毒蛇为伴……肖德准经常头昏头疼,身体越来越差:严重的风湿关节炎、膝关节骨质增生、长期神经衰弱、肝部阵阵疼痛、心脏也有问题。

    肖德准说,“心跳每分钟140多,有一次连躺椅都感觉震动起来。”

            

    好钢就要在熔炉里炼,去花桥裕!

        

    没有勋章,没有报功书。1969年,疾病缠身的肖德准怀揣着不能公开的一张照片、两份奖状,回到了老家。


    1972年一个冬天,洈水湖上冷风嗖嗖,浪头扑面,一只小木船在颠簸中艰难行进。供销社胜利分店负责人肖德准,正运送着物资赶往二十公里外的花桥峪。

    肖德准说:“一来一回,6个小时,有几次风大浪急,差点翻船。”当地人说,洈水原名“危水”,在以前溺水事故经常发生。

    不仅危险,而且艰苦。花桥峪,紧邻湖南澧县冷水街,几乎没有公路,只有曲曲折折的田埂。分店负责人,其实就是最苦最累的物资“搬运工”,还有分店的义务菜农。

    “下班了还要赶紧打理菜园子,”肖德准的小儿子,现在武汉某外资企业工作的肖锐军,小时候跟着父亲去过这里:“很多时候还要自己搭棚子在外面睡。”

    肖德准回忆说,“苦是苦点,这点苦算不了什么。”

    原大岩咀供销社主任付振楚说,“这是最远最偏的一个分店,没人愿意去。”

    “别人不去,我去!”1972年,肖德准去了胜利分店。这一去,就是6年以店为家的日子。隔河渡水,家中有急事是回不来的。妻子雷正凤常年患高血压,以及肠胃疾病,一个人在家种近5亩水田,还要照看家里老人孩子。

    肖德准说:“老伴很能干,当年在部队时,有一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营长岳振华还当着全体官兵表扬她,说她在地方是模范党员呢。”

    付振楚介绍,“我们一个月有四天假,但是他是基本不休息。公社当时有12个分店,胜利分店创造了年年第一的业绩,他是我们供销社一面旗帜。”

    不仅自己当服务山区群众的“搬运工”,他还动员退伍转业到供销系统的大儿子肖连武,也去最远最苦的花桥峪。据原大岩咀供销社主任付振楚介绍,肖德准工作搞得好,群众基础好,当时组织上征求过他的意见,是不是考虑一下其他更“舒适”的岗位,他拒绝了,将“接力棒”交到了大儿子手中。

    回到家乡的肖德准,先后在原大岩咀铁桥中学、公社卫生所、供销社工作,一直干到无法工作,只能因病退休。

              

    我情愿帮你挑水抗旱

        

    松滋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会主席陈仁平说:“2017年,我们听说洈水有个退伍近50年,从不找组织反映困难的军转干部,到老人家中看了后,很受震动。”


    走进肖德准的家,这是一间低矮的小平房,家中仅有的电器是上世纪的老式电风扇、电视机,虽然简陋,但却收拾得干净整洁。

    肖德准在武汉工作的孙女肖雨说:“爷爷的被子永远叠的是豆腐块,对我们要求很严格,甚至是严苛。”

    “父亲从来不愿意为我们的事去求人帮忙,他一直以来教育我们,要做正直的人,要努力做有责任心的人。”小儿子肖锐军回忆,他在沙市美术学校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只能选择借了路费,背着被子、行李南下广州打工。女儿肖义琼高中毕业后,也只能在家务农。

    上个世纪,人们要凭着粮票、布票、烟票、酒票等到供销社“凭票购物”。有一回,肖德准的大哥找到他,想让在供销社任政工组组长的弟弟弄一些柴油,抽水抗旱。肖德准一口回绝,“我情愿帮你挑水抗旱。”

    原大岩咀供销社职工雷元德说:“当时有帮亲戚朋友开后门搞物资的,他是供销社干部,完全能搞,可就是不搞。”

    正直的肖德准,一直过着穷日子。

    原大岩咀供销社主任付振楚介绍,肖德准和妻子常年患病,还要拉扯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退伍多年后,肖德准一家依然赤贫如洗。肖德准说,“最难的时候,是老伴因癌症住院的时候。”即使再困难,肖德准也从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

    他也不向子女提任何要求。2014年,肖德准眼看着居住多年的老土坯房,要倒了,和老伴商议盖房子。“修得庙来,和尚老了。”老伴不同意,他坚持要建房子。年近80岁的肖德准,用自己毕生的积蓄,盖起了一间近80平米的小平房。刚搬进来不久,一场大雨,老土坯房就塌了。

    2015年,老伴去世。肖德准独自一人守着小平房,家里一尘不染,水泥地面上看不到一点灰尘,他还在房前屋后种满了花。 

    肖德准笑着说:“没有困难,很满足。”

         

    功劳和荣誉都是集体的,保家卫国是本分

        

    坐在堂屋破旧的沙发上,肖德准指着照片:“当时听周总理说,是毛主席接见我们,我们都激动得无法形容……”

    照片早已褪色,很多人的影像都已模糊不清。

    这张照片和两份奖状,在抽屉里锁了近半个世纪。

    2017年底,原松滋市军转办的同志们动员老人将照片和奖状挂出来。

    2018年11月,肖德准去退役军人事务管理局登记信息,“他们说要原件才行,我恐怕在路上把奖状弄坏了,就到街上装裱了。”

    半个世纪后,奖状挂上墙。但是模糊的照片,成了肖德准的心病。

    2018年冬,肖德准到武汉小儿子家,孙女肖雨在网上搜索,居然找到了这张老照片。喜出望外的肖德准抱着扫描的照片,挂在松滋老家的堂屋里。

    昔日“利剑”划苍穹,打出国威军威的英雄,在50年后,第一次走进人们视线。

    “只晓得他当过兵,当得什么兵我们都不清楚。”几十年的老邻居家赵连琼说,“倒是很会种田,经常帮着乡亲们干农活。”

    “从来没听他讲过,只听说是部队连职干部因病退伍。”原大岩咀供销社主任付振楚说。

    洈水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处副主任陈浩很惊讶:“我在洈水镇做过多年人武部长,这样的英雄竟然不知道。”

    采访结束前,肖德准挺立起魁梧的身躯,走到照片前,用苍老的大手,抚摸着照片的每一角:“功劳和荣誉都是集体的,保家卫国是本分。”老人平静地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个人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

    一辈子,做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

    清澈如水,永守初心!从部队,到地方,从直刺苍穹的导弹,到田埂泥泞里的脚步,从大江南北的密林、荒漠,到洈水湖上的冷风、浪头┅┅这位85岁的导弹老兵,用60多年的坚守,感动着新时代征程中的每一个人!

    离开村子的时候,下起了小雨。

    雨水滴落在款款东去的洈河上,泛起涟漪,却在我们心头掀起愈来愈强烈的波澜,久久不散……


  • 上一篇:讲好红色故事 一张七十年前的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 下一篇:我与小朋友的第一次法治“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