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发展好新时代松滋版“枫桥经验” ——新江口镇社区微治理铸就大平安的实践与思考

1/3/2019 3:31:12 PM    来源: 松滋市委政法委


    肖中华 周业飞 王松涛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家庭是社会的最小细胞,社区是社会的神经末梢。近年来,松滋市委、市政府、市综治委深入学习贯彻中央、省委、荆州市委和上级政法综治部门关于社会治理、平安建设的重要指示精神和习近平关于社会治理的讲话要求,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坚持问题导向和改革创新发展,坚持“四个治理”(依法治理、源头治理、综合治理、系统治理),坚持“一统三治相结合”(党建统领、自治法治德治),传承“枫桥经验”,把不断加强基层基础作为平安建设的落脚点,把调动各方力量资源齐抓共管作为“保一方平安、护一方安宁”的着眼点,把让人民群众有充分的安全感、获得感、幸福感作为政法综治干部的出发点,把基层社会治理向社区、家庭、居民延伸,取得了明显成效。2018年6月21日,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王祥喜同志到松滋调研,高度肯定我市社区微自治的做法,要求深度提炼在全省进行推介。2017年,《法制日报》《楚天法治》专题推介了歇金台社区梁家岭小巷以小治理铸就大平安的先进做法。荆州市委政法委发文要求在全市复制推广松滋微治理做法。


    一、当前社会治理创新所面临的突出问题


    基层社会治理是社会建设的重大任务,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也是人民安居乐业的前提和保障。当前,随着我国已经逐渐步入社会转型期、改革攻坚期,这期间各种矛盾问题易发多发,各种利益诉求不断涌现,各种不稳定因素交织叠加,都使得基层社会治理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复杂,日益呈现出碎片化、分散化、矛盾化的特点。随着经济社会的持续迅猛发展,我市新江口镇主城区面积增大,总人口增加、人员结构越来越复杂,主城区接纳能力、辐射功能、带动功能逐渐增强,面积达到30平方公里,现有13个社区,人口18.6万人,居民小组(网格)100个,小巷访事点122个,驻区单位205家,小区361个,楼栋1145个。城区基层社会治理体制机制创新已经成为一项重要而迫切的课题和任务。突出表现在“四难”:

    (一)矛盾纠纷化解难。社会进入转型期,旧有的城乡二元结构逐渐瓦解,企业改制、农民进城、外来人员增加,新的利益群体和阶层不断产生,各种利益诉求不断涌现,人们维权意识增强。同时,随着经济发展加快,经济金融、涉法涉诉、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医患纠纷、道路安全、婚姻家庭、环境污染等问题增多,这些矛盾和纠纷涉及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基层干部(新江口社区干部79人、网格员100人)人手不足,较为缺乏扎根基层、热心公益的干部,加之个别矛盾错综复杂,导致一些矛盾问题在短时间内难以化解到位。给社会安全稳定留下了隐患。

    (二)公共服务下沉到支街小巷难。随着群众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权利意识的增强,社区居民需要政府提供更加优质的安保、食药安全、住房、行路、医疗、教育、文化体育、幼教养老、城市环境卫生等多样、优质、科学的社会公共服务。但是目前情况下,水、电、路、排污、绿化等社区公共还存在“看得见的管不了,管得着的看不见”,加之受资金等因素制约,无法有效满足居民群众的利益诉求,社会公共服务还存在数量不足、方式落后等问题。

    (三)组织有效治安防控难。现阶段,由于人们家庭情况不一、就业方式多样、家庭收入形式多元化,加之人们的辨别能力和自我防范意识还偏弱、社会组织化不够、政府投入建设的视频监控系统等技防设施还没有延伸到支街小巷,散居社区(小区)极易成为违法犯罪人员活动的区域。居民户被盗、晃晃馆赌博、买码赌博、散发法轮功反宣品、吸毒、金融诈骗、传销会销、非法放贷等违法犯罪活动还在一些社区不同程度存在、影响“一感两度两率”提升、败坏着社会风气。生命安全、财产安全、消防安全等难以得到充分保障,给青少年健康成长带来极坏影响。

    (四)社区治理居民主动参与融入难。当前,基层社会治理主要存在社区具体事务庞杂,导致或多或少在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宣传到居民户出现“肠梗阻”,惠民利民便民政策落实出现还差“最后一公里”。部分居民还存在参与公益事业和基层治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涉及自己的事不热心心理。个别干部和居民群众出现“搭不上话、拍不下肩、坐不到一块”等问题。


    二、具体做法和初步成效

         

    “锣鼓喧天好热闹,梁家岭上歌如潮,平安创建结硕果,齐称道!当初情况好糟糕,街街巷巷长杂草,污水横流老鼠多,乱跑!天黑小巷无灯照,垃圾废物四处倒,车辆杂物乱停放,一耙糟!居民之间交往少,扯皮拉筋把皮吵,少数居民不懂法,乱搞!治安秩序不敢夸,小偷常到居民家,百姓财产受损失,意见大!社区党委能力强,党建引领定方向,组建五老志愿队,树榜样!……群众有了安全感,一感两度两率往上攀,平安创建齐参与,点赞!三年治理收获大,歇金台社区起变化,家美巷美心灵美,人人夸!”这是新江口镇歇金台社区梁家岭小巷居民、市交通局老干部邹应明同志有感于该社区治理发生的巨大变化所作的“三句半”《平安创建好处多!》从一个侧面展示了松滋推开微治理取得的巨大成绩。据统计,3年来,每年投入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资金130万元以上,安装路灯536盏,治污57处,帮助困难群众252户,社区治安明显好转。回顾新江口镇社区微治理的典型做法经验,主要做到了以下几个方面:

    (一)坚持党建引领,创新构建微治理组织形式。党的十八大以来,新江口镇党委、政府和社区工委在入户调研的基础上,要求歇金台、林园等社区大胆尝试,以平安法治示范小区、示范小巷、示范家庭创建来激活社区治理一盘棋。歇金台社区党委聚合民力,组建了一支由本辖区退休老干部、复退老军人、老党员、老教师、老工人组成的“五老服务组”。他们按照网格区域划分为两组,每组设组长一人、组员若干人。他们利用组员对邻里关系、家庭情况熟悉的优势,在第一时间对邻里纠纷、家庭不和进行调解处理,把矛盾化解在最基层;对婚丧嫁娶之事主动组织周围邻居送热情、送温暖、送帮助;对残疾、孤寡老人、困难户家庭勤串门、多走访;牵头社区各项公益性事业建设,让整个社区成为一个“亲情大家庭”。民政、人社、住建、公安、城管、供电等多家部门响应市委、政府决定,把服务的触角向社区推开、延伸,解决居民反映的难事堵心事。市委政法委在工作中发现了这一典型做法,在2013年3月20日的《荆州日报》以新江口镇“五老服务组”维和记为题热情报道了这一做法。

    (二)回应群众关切,创新发展微治理具体内容。

    一是急事难事烦心事,“五老”事事上心。善借民力,民事民管让微治理赢得居民普遍认可。原松滋市燃料公司小区属改制小区,无人牵头管理,长期以来自来水公司收取水费都只认总表,居民的水费全靠自觉交付,导致拖欠水费达一万余元。无奈,水厂只好采取停水措施,要求先把水费收齐,再进行水改方才供水。由于一直无人牵头,居民深受其害。“五老服务组”成员姚明波等几位老同志得知情况后一边与自来水公司联系,一边上门挨家挨户去做工作。不到两个月时间,终于将原来所拖欠的水费收齐,并争取将涉及每户水改费用由3000元降低为2000元。谢家冲路83号附近的下水道经常堵塞,污水漫溢,臭气熏天,周边二十几户居民受到影响。逢下雨无法出行时,居民就在污水中垫上几块砖,踩在砖上出行。听到社区群众的反映,“五老服务组”成员胡学玉同志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将情况反映给社区,后又作为居民代表配合社区一道前往主管部门反映情况,协商出一套合理的方案,彻底将这条下水道改造疏通。梁家岭路与松江阳光城交界处有一条通往人和路的台阶,是周围居民出行的必经之地。过去由于台阶过陡,许多人在此经过会摔倒,其中一位老人摔成了骨折。“五老服务组”成员谭道高同志了解情况后迅速找社区反映,并主动请缨到阳光城物业管理处联系相关事宜,最终协议由阳光城出资请泥瓦匠将原台阶拆除,降低坡度,重修台阶,周围居民出行不再难。“如今,在歇金台社区,当居民遇到困难,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五老服务组’。他们已经成了社区的一支特别力量。”歇金台社区党总支书记呙沫莹说。

    二是劝和调解息纷争,做群众信任的“和事佬”。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不是指“清官”无能,而是“家务事”太繁琐。赡养纠纷、遗产争夺、夫妻矛盾、子女教育、家庭暴力等,没有一件省心的事,歇金台社区“五老服务组”每天遇到的大多是这些难断的家务事。言程路居民朱某因房屋产权问题与儿子长期闹矛盾。去年4月的一个晚上,儿子又与父亲发生争吵,并要动手打父亲,街坊邻居劝导都没用。随后有人给“五老服务组”成员罗加一同志打电话,罗老得知后迅速赶到现场。通过了解,罗老得知老朱家庭矛盾非一朝一夕形成,相互间已存在不少积怨。为此,罗老首先把儿子拉到一旁,与他交心谈心,讲亲情、讲道理、讲法律,跟儿子讲好后,又与老朱在一起,一直谈到深夜,终使朱某父子化干戈为玉帛。随后,罗老又多次上门做工作,使朱某父子间签订了调解协议,化解了矛盾,家庭从此和睦如初。“五老服务组”成员在工作中摸索出一套自成体系的“家庭纠纷排解法”,在他们参与调解的家庭纠纷中,有96%都是消灭在了“苗头”。“一些解决不了或拖延时间较长的矛盾纠纷现在都找我们帮忙解决”。郭大连同志说,调解矛盾纠纷其实也没什么秘决,关键靠热心、耐心、诚心,跑一趟不行,就跑第二趟、三趟……。调解时,我们用公道心,讲“群众话”,当事人受到尊重、得到理解后,一般都会心平气和地各让一步,许多心结就此解开了。哪里有矛盾,哪里就有“五老服务组”的身影。正是这些活跃在社区、无时无处不在的“和事佬”,社区里的各种矛盾纠纷得到了及时化解。

    三是热心热情热面孔,传递真情暖人心。去年6月,接连几日暴雨,家住上青观三巷的低保、孤残居民阮中清屋后的保坑全部垮塌,泥土将房屋后门及地下水沟全部堵死,加之屋顶严重漏水,四面墙壁大面积渗水,房屋随时可能倒塌。看到情况如此紧急,“五老服务组”郭大连同志迅速向社区报告。其他成员纷纷加入,往外挑淤泥、疏通水沟、检修房顶。从中午一直忙到晚上,这些年过六旬的老同志们一刻也没有歇息。相关部门畅通与社区的信息渠道,劳动部门投资建立了失地农民就业一条街,解决100多人的就业问题。住建、供电、城管等部门为石油公司家属区解决了长期积水居民出入不便问题,多方筹集资金为老百货公司、剧场小区等“无人管”地方进行了硬化刷黑。电力部门解决了1200多户居民用电电压不稳的问题,同时安装路灯26盏。城建部门为300多户居民解决了吃水难的问题,硬化支街小巷2500多米,疏通改造下水道1800多米。民政部门为350名居民解决了生活困难。政法综治部门投资3万元在林园社区李巷小区和白云社区白云小区建起了300米的综治宣传长廊。市行政服务中心投资1万元丰富居民生活,为青峰山社区购置电视机两台。……一件件、一桩桩好事实事办到了居民心坎上。

    四是情理法理讲道理,以正压邪抓整治。赌博买码歪风屡禁不止、人情风屡刹不住的难题在一些社区根本不是个事,因为从开始就难搞起来;一些坏人想在社区违法犯罪,刚开始就被“五老”和义务志愿者巡逻队员逮住。80岁的孙婆婆,是社区微治理的排头兵。只要看到有人打牌赌博,她就“开赶”、甚至“开骂”;谭道高同志则是先礼后兵,有章有法。“一劝二催三喊家属”:第一步,劝导麻将馆馆主主动闭馆;第二步,催促麻将馆限时闭馆;第三步,发现谁进麻将馆,就通知家属前来“认领”。虽然方法各异,但效果很好。居民都说:“这种微治理,比派出所‘抓赌’的效果还要好。”杏花村社区书记杜玲玲则介绍,该社区对准备办“升学宴”、人情风的居民,实行“盯人战术”,至今没有一人“闯红灯”。

    (三)适应形势变化,创新搭建微治理活动载体。当前,以小巷访事、部门履责为重点的公共服务管理机制,以党员之家、政策法律书屋为重点的党建延伸机制,以法治道德讲堂、法治平安文化长廊为重点的崇法尚德宣传动员机制,以五老维和、志愿者服务为重点的治安防范矛盾化解机制,以政府救助、爱心银行、松滋爱心社为重点的特殊困难群体帮扶机制,以居民说事、属地共建为重点的群众自治机制等也已搭建起来,相互补充完善,微治理实现常态活动载体硬支撑。同时,清洁家园、交通劝导、扶贫帮困、禁赌禁毒、家庭邻里劝和、“为老为小”服务持续开展。林园365服务、杏花村四点半课堂、青峰山格格妈妈、玉岭家政、15分钟生活服务圈、梁家岭平安法治小巷、杏花村“百字墙”、石板坡老街焕新、谢家渡“德善苑”、“长安里”等社区微治理公益品牌不断创新。

    (四)固化成熟经验,创新建立微治理工作规范。市综治办、新江口镇党委政府在调研、征求居民意见的基础上,规范了微治理的工作机制和保障激励措施。一是规范微治理工作措施。要求包社区干部、网格长做到“八全”。党建全延伸,社区情况全掌握,矛盾纠纷和涉稳问题全掌控,政策法律宣讲全覆盖,社区和居民公共服务难事全解决,治安防范和物防技防全到位,特殊人群全帮扶,安全隐患全整治。二是出台相应的保障激励措施。要求社区党组织做到“三给”。给地位。名不正则言不顺。将热心参与微治理的社区居民纳入社区综治协管员范畴;给投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社区每年挤出5000元-1万元微治理经费,按需列支,用于议事、巡逻、设施维护等小开支,透明使用;给荣誉。赠送一份人身意外伤害险。把“微治理达人”、“道德模范”“最美松滋人”“荆楚楷模”等各项荣誉的评选向参与微治理的先进居民倾斜。获得“最美松滋人”荣誉的谭老说:“我参加社区微治理,不为名利,但市委、市政府授予的殊荣,是对我最好的鼓励,也给了我太多的快乐。”


    三、启示


    从新江口社区微治理的实践,我们可以有如下启示:

    (一)要把每一个基层党组织都建成社会治理的“桥头堡”。党组织的服务管理触角要延伸到社会治理每个末梢,确保基层社会治理的正确方向。

    (二)要坚持以自治为基础、法治为保障、德治为先导,努力构建基层社会善治新体系。人民需要的深刻变化、经济体系的深刻转型、科学技术的深刻革命、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的深刻调整、思想观念的深刻转变,给社会治理带来新课题。社会治理要增强社会治理民本性、富有规律性、注入创新性。最大限度赢得民心、汇集民力、尊重民意,让城乡群众成为基层社会治理的最大受益者、最广参与者、最终评判者,真正把评判的“表决器”交到群众手中。要探索社会治理从治安领域扩展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领域。

    (三)要用大多数人普遍接受、群众认可的方式方法推进社会治理。从社会管制到社会管理,再到社会治理经验的两次历史性飞跃是我们党不断创新思路的结果。要打破基层社会治理“自上而下”的线性治理模式,健全市场主体、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网状治理模式,合理界定政府、市场、社会的职能作用,充分释放微主体的大能量。

    (四)民事民议、民事民办、民事民管是“枫桥经验”精髓,是微治理的核心要义。社会治理根在基层,基层基础这一本源始终不能丢,要从最小单元、最小细胞抓起,完善重心下移、力量下沉、保障下倾的工作机制。


    四、做好社区微治理的思考和下一步打算


    如何更好地让党和政府服务管理在微治理中彰显政治优势、发挥主体作用,如何更好调动相关职能单位把积极履行部门职责融入进微治理,如何更好实现党委领导、政府负责、公众参与、社会协同、法治保障微治理格局,如何更好在“一统三治”中调动发挥社会各方面参与微治理,如何更好探索建立微治理的长效机制、彰显微治理的长久活力等等,都是我们一直在思索的问题。下一步,我们将在上级政法综治部门、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强化统筹谋划、强化组织实施、强化典型引路,强化保障激励,强化以点带面,把微治理打造成为我市民主政治建设中的一张品牌,让新江口微治理“盆景”成为松滋政法综治和平安建设的“风景”,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安全感、获得感、幸福感。

    (一)进一步强化微治理的组织领导。要牢固树立“四个意识”、站在党的事业全局的高度认识抓好微治理就是稳固党的执政根基。把微治理纳入我市党政重要议事日程,纳入综治法治和平安建设范围,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方面,当成健全完善民主政治的关键一着。高规格建立市社区微治理专项工作领导小组,乡镇、科局、社区相应建立专班。建立微治理联席会议制度。把微治理纳入人大政协监督重要方面,纳入本级综治年度考评。

    (二)进一步强化微治理的整体谋划。在总结既有做法经验的基础上,2019年研究出台微治理的规范性文件,对目标、原则、办法、步骤和组织保障等进一步细化明确。重点完善社区微治理“567工程”,即“平安家庭创建五进家庭”(防范知识、交通安全和禁毒、防范邪教、提升“一感两度两率”、矛盾排查),“六进支街小巷”(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和活动、政策法律宣传、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维护、部门联动服务、意识形态和文体活动、卫生健康服务),“平安法治七进社区”(律师服务、警务下移、检察监督、雪亮工程建设、扫黑除恶和治安乱点整治、矛盾调处和隐患整治、特殊人群管理),优化管理服务,把居民群众聚拢团结在党组织的周围。

    (三)进一步强化微治理的目标实效。坚持目标导向和问题导向结合,政策宣传和解决实事结合,政府主导和发动群众结合,帮助居民群众解决难题、调处纠纷、落实防范,倡导文明健康生活方式,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占领意识形态高地。

    (四)进一步强化微治理的总体推进。明确乡镇、部门责任,坚持党建统领、以一带多、在农村和乡镇集镇全面铺开,巩固完善已有典型,在每一个乡镇高标准物建一批新的样板,让微治理在松滋生根开花结硕果。


    (作者分别系中共松滋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松滋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政法委副科级干部)


  • 上一篇:浅论新时期司法行政机关在法治建设中地位与作用
  • 下一篇:武穴:基层检察院案件管理工作的价值浅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