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滴血侦破七年悬案

7/23/2015 5:32:14 PM    来源:

    ◎许乃丹

        七年之前,山东即墨市大信镇小信村一户居民家里午夜突发一场大火,火势猛烈烧得房倒屋塌,夫妻俩命殒火海牵出了一桩命案。尽管即墨警方出动了大量警力,在一片断壁残垣中经过千辛万苦找到了两滴疑似凶手的血迹,然而凶手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在随后的七年里,刑警们未曾放弃,走访了周边众多乡镇、村庄,按照家谱分支排查了千余人进行对比,但是毫无线索。
        七年之后,青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会同即墨刑警,远赴河北将两名凶手抓获归案。在2014年11月3日这一个小雨淅沥的下午,当年行凶留下血迹的凶手回到废墟前,双膝跪地,向死者磕头谢罪。
       
       凌晨大火,邻居家烧成废墟
        
        2007年3月9日晚,山东省即墨市大信镇小信村东头的徐强家大摆筵席,招待来自远方的客人,10日凌晨2时25分许,徐强一家人收拾完碗筷正准备睡觉时,突然看到邻居张海家院子里一片火光。“邻居家着火了!”发现着火后,徐强和妻子急了,整个村东头只有他和张海家紧邻,门前还有好几棵大树,如果不赶紧把火扑灭,自己家里也会遭殃。徐强急忙从炕上下来,鞋都顾不得穿好,便跑出去查看情况。 
        眼前的状况让徐强彻底傻了眼,张海家的火苗蹿起了3米多高,眼看就要烧到徐强家东头的墙了。因为担心邻居的安危,徐强让妻子打了119,自己急忙去找张海,但是由于火势太旺,张家根本进不去人,徐强只能在张海家门口一遍遍呼喊张海的名字,但根本没有人回应。消防队员很快赶到了现场,经过2个小时的扑救,大火终于被扑灭,但是张海家的4间房屋几乎被彻底烧毁,一片青烟之下,已是房倒屋塌,支撑房屋的横梁和支架仍在冒着烟。 
        惦记着张海一家的安危,火被扑灭后,徐强立即同消防队员进入屋内。火灾现场一片狼藉,烟灰混着水在地上和成了泥,玻璃碎了一地,房屋墙壁一大半已经倒塌,还有小部分立在那里,屋顶也已经全部陷落,消防队员正在一步步清理火灾现场。 
        徐强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张海夫妻遇难。经过3个小时的清理后,消防队员在东屋地下发现了一名男性尸体,在西屋炕的位置发现了一名女性尸体,两人确定为张海夫妻。但是消防队员在初步检查后发现了疑点,夫妻两人并不是因火灾而遇难,而是一起命案——两人身上有刀伤,尽管已过去了5个小时,但是现场仍然有汽油味。 
        接到报案后,时任即墨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三中队副中队长的李化朋是第一批赶赴现场勘查的刑警之一,随着现场的情况通报回去后,由青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即墨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及相关派出所组成的50余人的专案组对此案立案侦查。经法医鉴定,张海、赵芬夫妻二人身上均有锐器伤,且身中多刀,张海的致命伤为颈部的刀伤,赵芬除了有刀伤外,头部还有钝器打击伤,两人生前均有搏斗过的痕迹。基本可以断定两人在家中遇害后,凶手放火试图掩盖罪行。
        专案组经过多方走访了解到,夫妻俩平时有分床睡的习惯,张海一般住东屋床上,赵芬住西屋炕上,但两人感情很好。夫妻俩主要经济来源就是从养殖户购买生猪屠宰后到集市上卖猪肉,经济条件还算不错。夫妇俩为人和善、热情,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从不会为蝇头小利与人结怨。案发当天,夫妻俩的孩子在外地上学。 
        通过这些初步的情况,专案组基本可以排除因感情纠纷、报复这两个因素而行凶,剩下的可能性只有为财,而且有一些线索都指向这点。专案组在走访时了解到张海的一个生活上的细节,购买生猪、卖猪肉都是现金交易,因此他家中应该经常有一定数量的现金,同时生性比较豪爽的张海有个特点——露富,特别是在喝酒聊天时,常会提及家中随时可以拿出10多万元的现金。案发时张家到底有多少现金,又有多少丢失,从火灾废墟中已无从考证。另一个细节是,张家的房子在周围几户人家中属于比较破旧的,从外部来看,张家不能与有钱画上等号。所以,凶手一定是对张家有所了解的人。此外,张海夫妻常年自己动手屠宰活猪,身体都非常强壮,因此凶手很可能不止一个人。
        
        废墟搜索,门口发现两滴血
        
        大量民警开始对废墟一点一点地清理。这起案件调动了当时即墨刑警大队的所有刑警。在凶器方面,民警在现场找到了大量刀具,但无法确定哪一把是作案凶器,也无法确定哪一把刀是或者不是张家本来就有的。在张家院内,还发现了大量血迹,但经过DNA鉴定,这些血迹均为猪血。在财物方面,到底是本来就没有现金,还是被火烧毁,还是被凶手拿走,都无法确定,唯一能够确定丢失的,就是一辆原本放在院里的自行车。
        在搜索张家的同时,民警找到张海的女儿张燕了解家中财物情况,根据她的回忆,案发当天她离家回学校时,看见母亲将8000元现金放在了西屋一个抽屉里。但民警从这个基本烧毁的柜子里,没有找到任何纸币的灰烬,而且根据走访,张海夫妻当天没有任何现金交易。也就是说,这8000元基本可以断定是被凶手抢走。
        2007年3月15日,经过对现场5天的清理和搜索后,民警在客厅门口发现了一张手掌大小褶皱的纸,纸上有一滴血迹,纸恰巧在门口的缝隙处,免于大火的侵袭,被完整地保留下来。在纸附近的地面上,还发现了一滴血迹。经过DNA鉴定,发现并不属于张海夫妻!这两滴血的来源者,有重大作案嫌疑。
        在清查张家现场的同时,专案组派出警力进行了大量走访排查,并调查在起火前后是否有可疑人员出现在张家附近。民警对大信村和周边村庄及区域内所有的旅馆、网吧、诊所等展开走访排查,还对有犯罪前科的人员进行逐一排查,都未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专案组经过详细研究和反复论证后,以小信村及周边的马山、南泉等地为范围,开始按照家谱、族谱的血缘关系进行DNA排查比对。民警按照族谱分支将人群分成两大类,一类是姓氏中高辈分的长辈,提取DNA样本,因为最高辈分者,其后辈家族的DNA必定与其高度相符,如果两个DNA样本相似度很高,那么凶手必定是该家族的成员。第二类,就是外系亲属。
        在经过对1100多人的缜密排查之后,结果令人失望。专案组还对和张家人有关系、在案发时间段里无法证明自己去向的20多人进行测谎,但无一人存在可疑之处。
        
        七年追踪,河北警方传来消息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在相当长时间的侦查仍然没有进展后,专案组解散,多数警力恢复到对其他案件的侦查中,但有10多名警力被安排始终要对此案进行追踪,李化朋就是其中之一。在调查其他案件的过程中,即墨警方抓获的每一名违法犯罪嫌疑人,都要与这起案件进行对比核实,每一起案件的嫌疑人在归案后,第一件事就是落实是否与此案有关。七年的努力最终得到了回报。2014年10月,河北邢台警方传来消息,他们发现一个人,其DNA样本与即墨命案疑凶DNA样本高度相符。 
        2014年10月23日,即墨刑警大队接到青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一条来自河北邢台警方的线索,当地警方向青岛警方通报,通过数据库的分析,他们发现一个名叫姜大伟的人,其DNA样本与2007年小信村张家命案找到的疑凶DNA样本高度相符。李化朋查找到了姜大伟的相关信息,姜大伟,23岁,河北任丘人,曾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刑满释放后,又因盗窃通信光缆在2009年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他的刑期应该是在2015年到期,但是由于表现良好,在2014年6月获得假释。
        姜大伟会不会就是2007年小信村一案的真凶?
        倒退7年,姜大伟刚满16周岁,张海夫妇常年从事屠宰生意,身体强壮,力气也大,16岁虽然有主动作案的可能性,但如何独自一人杀害两个强壮、并且有反抗能力的成年人?在进一步调查后,在姜大伟的一些违法犯罪记录中,一个名叫姜兆东的人也出现在其中。姜兆东,27岁,与姜大伟是叔侄关系,但是年龄小的姜大伟辈份高,是姜兆东的叔叔。 
        2007年命案现场,专案组找到了疑似凶手的血迹,分析至少是两人以上作案,除了姜氏叔侄,还会不会有其他参与作案嫌疑人?经过层层分析后,李化朋和多名刑警一同出发,直奔邢台。
        
        千里抓捕,真凶落网
        
        行动组的民警马不停蹄抵达邢台后,立刻开始进行调查。根据记录显示,姜大伟在2007年之后,曾有抢劫、盗窃等多次多种类的违法犯罪行为,但是在2007年之前,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记录。姜大伟到底是不是真凶?姜兆东又身在何处?这一切,只有见到姜大伟,才能水落石出。 
        获得假释的姜大伟在出狱之后,一直在任丘市生活。2014年10月28日,行动组从邢台立即赶赴任丘。这一路上,李化朋隐隐有一种感觉,七年的等待,就要结束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在任丘当地警方的协助下,行动组成功找到了姜大伟,并将其带回当地刑警大队调查。在回到当地刑警部门之前,李化朋与姜大伟接触,但始终没有张口说话,他一直在悄悄地观察对方。 
        姜大伟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在出门时,姜母出来送姜大伟,姜大伟从出门到上车,一直回头看着母亲,上车之后,也一直默不作声,透过车窗看着母亲很长时间,眼圈有一些发红。一路上,听到李化朋的山东口音后,姜大伟显得非常紧张,嘴唇很干,他一直不停地舔嘴唇,路上一言不发,表情非常凝重。
        为了核实姜大伟的信息,行动组迅速将其带至河北沧州市,提取DNA样本进行鉴定,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姜大伟的DNA样本,与2007年小信村一案中发现的疑凶血迹DNA相符程度达99.99%。姜大伟是凶手之一,已是定论。 
        七年之后,沧州,审讯室里,李化朋终于坐到了姜大伟的对面,这一刻他已等得太久。几句家常里短,一番情理交谈,姜大伟终于发声,“你们是不是为了即墨杀人的事来的?”接下来,姜大伟对自己参与杀害张海夫妻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供述自己的同伙是侄子姜兆东,姜兆东现在正跟着自己的父亲在河北廊坊打工。
        行动组民警火速前往廊坊,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搜索姜兆东的行踪。经过大量排查后发现,姜兆东在廊坊郊区一个小村子里居住,在当地的一家企业上班,负责维修单位锅炉,每天早上8时30分,姜兆东会准时出现在厂里锅炉房。掌握情况后,行动组民警在廊坊警方配合下,对姜兆东实施抓捕。2014年10月29日上午8时30分早班时间,民警在该企业门口,将身穿橙色工作服、正和工友一起往锅炉房走的姜兆东抓获归案。 
        姜兆东对自己在小信村杀人纵火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对着断壁残垣,嫌犯连磕四头
        
        尽管身在河北,姜兆东是认识张海夫妻的。姜兆东的父母由于闹矛盾,其母亲离开河北,投奔即墨的娘家,并在大信镇生活,平时就通过养猪来赚些收入。2006年,姜兆东来到即墨,看望姥姥和其他亲属,并和母亲一同生活,帮助母亲养猪。在此期间,就和经常到姜家来收购生猪的张海认识了。 
        实际上,姜兆东自己也承认,张海对待自己和母亲是挺好的,收生猪时总是不计较一些零头,价格上对他和母亲比较照顾,张海还叫他去张家喝过几次酒。 
        姜兆东后来交往了一个德州的女友,但是女友家里人不同意两人来往,姜兆东就和女友回到沧州生活,后来女友怀孕。回到沧州没有稳定收入的姜兆东在这时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他决定弄点钱,于是,他就找到了自己的叔叔姜大伟。姜大伟从小是一个“小霸王”,两人一拍即合,这时,姜兆东就提出他知道张海家中有大量现金,决定去张家弄钱。两人随即乘车到达即墨。 
        两人来到小信村后,原本准备在张家没人时进去偷,但是在张家外观察了两天,发现张家白天一直有人进进出出,没有机会作案,到了第三天,两人决定晚上在张海夫妻睡着以后再进门盗窃。姜兆东知道夫妇俩分东屋、西屋睡觉的习惯,和姜大伟商量好,他自己去东屋,对付张海,姜大伟去西屋,对付赵芬,偷东西时一旦被发现,就杀人灭口。随后,两人买了刀,由姜大伟随着携带。 
        2007年3月10日凌晨2时许,两人潜入张海家里,进入屋里后开始分头行动。不知道是张海一直有所准备,还是无意而为,在姜兆东打开东屋门时,碰倒了屋门背后的一个脸盆,一声刺耳响声之下,张海闻声而起,打开了灯,当下就认出了姜兆东,两人随即打了起来。很快两人就从屋里扭打到了屋门口与院子之间的位置。就在这时,姜大伟跑上前来持刀将张海刺伤,张海随即倒地不起。在搏斗过程中,姜大伟由于对方的反抗,把自己的手割伤。 
        听到打斗声音的赵芬也醒了过来,看到屋外的事后,拿出手机想要拨打电话报警。姜大伟发现后跑回屋里,用捡到的一根棍子将对方打倒在地。两人随后从张家找到了8000多元现金,翻找东西时,姜大伟发现手流血,顺手拿起一张纸擦掉了血迹。在准备离开时,姜兆东发现赵芬动了几下,就用刀刺向对方。在离开张家时,两人在张家找到了汽油并放火后,骑着张海的车子逃至车站,天一亮就乘车返回了河北。
        2014年11月3日,天气阴沉,冷风萧瑟,空中飘着绵绵细雨。七年之后,姜兆东、姜大伟,再一次来到小信村,回到张家指认现场。从哪儿进的院子,在哪儿藏了一会儿,在何处打斗,又是怎么纵火逃离现场的,七年过去了,两人仍然记得非常清楚。
        打开大门,走进院里,姜兆东轻轻挣脱了两名押解他的民警,在院子边上,姜兆东面向原本是正屋、现在是一片废墟的方向跪在地上,对着一片断壁残垣磕了四个头,嘴里大声喊着,“叔,我来了。叔,我来了。叔,我来了。” 
        时至今日,姜兆东、姜大伟两人,都对当年的罪行追悔莫及,但已无法弥补他们的罪行。目前两名嫌疑人已被即墨警方刑拘,此案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来源:《楚天法治》2015年第03期)
     
  • 上一篇:美国“聂树斌”案如何洗冤
  • 下一篇:被儿子拖下深渊的副部级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