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北归 ——我的抗疫日记

3/4/2020 8:26:47 PM    来源: 楚天法治

    文/周舜森

    220日,因为我参与防控疫情的小区人多“腿”杂,所以上级要求即日起须24小时值守,于是我晚上快七点时匆匆喝罢最后一口汤,换上衣服戴上执勤袖标和口罩,迈步去值夜班。老婆追来站在楼道台阶上居高临下地帮我整理好羽绒服帽子,顺便递上忘记拿的茶杯,没说话,只暗暗对我笑了一下,我本想说“你笑起来真好看”,可一张嘴说成了“你看起来真好笑”——于是在我落荒而逃的背后好像她喊了一声“算账”啥的,具体没听清!

    翻过铁路道口一转弯,远远看见值班处蓝色的帐篷发着柔和的光好像一个大灯笼,走进去只见高灯低亮,地上码着快餐面、火腿肠等“弹药”,连同摇头的电暖器红彤彤地让人不管是身上还是心里都顿时透着热乎——为防止夜班”饥寒交迫“负责后勤的同志不仅经验丰富而且细致周到真够意思!

    晚上八点多时,社区领导来巡查,同事们精神抖擞,对答如流。”要是来的不是两个女同志,你还会这么多话、抢着汇报吗?”——我跟小范互相揶揄。一眨眼功夫,怎么此时小区的路中间居然站了这么多人?原来是一些居民观望着想等我们下班,憋着出去”放放风“呢!我朗声说道:大家莫心存侥幸,今天开始24小时值班,此路不通,都早点散了吧!于是在一片”他们真要搞一夜“的嘀咕声中,连小狗都很听话,乖乖跟在各自主人身后掉头回去了,毕竟通情达理的人多!

    夜色深沉,四周静谧。不敢高声语,恐惊楼上人。恰恰此时,帐篷外传来”嘎嘎“的叫声,赶忙挑门帘出帐篷循声望去,啊?只见从西北天空中振翅飞过来一群大雁,排成整齐的人字型往东南飞去,翅膀上的夜空在大雁身影衬托之下,更高远深邃看不到边际了,其情景真跟一副水墨画一样。”万里人南去,三春雁北飞“。据说大雁是”仁义礼智信“五常俱全的禽中之冠,寒来暑往,一定会根据气候的变化按时迁徙,从不失信!飞行时优化组合,队形排列变化自然而然符合空气动力学,长途跋涉期间从不掉队,也从不抛弃同伴,宿营憩息时,还会选派“哨兵”警惕守望,一有风吹草动立刻鸣叫示警。特别是雌雄从一而终,不会另觅新欢,宁愿郁郁而终也绝不独自苟活!”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元好问《摸鱼儿》传唱的就是它们这种坚贞不渝的高贵品格,人类要向动物学习的地方多着呢!

    不学习也倒罢了,竟然不守规矩界限,贪图口腹之欲,以致今日之慌张!雁阵惊寒,声震愚昧之人。要是人们还不汲取教训,一味不懂珍惜,继续滥捕乱杀野生动物,谁敢保证病毒还会不会卷土重来?大自然有这么好的人类的朋友,应该彼此和谐相处,珍惜天地之间共融的生态环境,而不是相反。但愿雁过留声,人们能长个记性。

    好久都没有亲眼目睹这样神奇的场景了,尤其是在夜晚,更是难得一见。不一会下起了小雨,风雨中不舍昼夜远去的大雁更让人心生牵挂,盼望它们都能穿云破雾安全飞到北方遥远的家乡!

    这正是:抗击肺炎值夜班,邂逅雁阵惊春寒。风高细雨无声处,长空万里送客还。

    (作者单位:老河口市司法局)

  • 上一篇:向人民报到
  • 下一篇:疫情之殇浅谈“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