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洪湖市破坏环境资源案犯罪情况分析

11/13/2019 3:55:33 PM    来源:


    文 / 洪湖市检察院 郑小妹



    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三大攻坚战的表述,要求推进污染防治取得更大成效,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实地考察长江,发表了“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重要讲话,提出要依法从严从快打击非法排污、非法采矿等破坏沿岸生态行为。    


    一、基本情况


    近几年,洪湖市检察院受理破坏环境资源案件呈现频发态势,2014年以前没有受理破坏环境资源案件,2015年受理5件7人,2016年受理1件1人,2017年受理9件12人,2018年受理14件21人,2019年至今受理15件61人。洪湖地处长江边,湖泊环境资源也较为丰富,为犯罪分子提供了地理条件,破坏环境资源案件频发,严重影响了“三个洪湖”的建设,亟需引起重视。





    因洪湖的地理区位原因,洪湖在全荆州属于破坏环境资源案件高发地区,2014年至2019年9月荆州市受理破坏环境资源案件304件,沙市区检察院81件,洪湖市检察院44件,石首市检察院38件,监利县检察院33件,公安县检察院30件,松滋市检察院26件,江陵县检察院23件,荆州区检察院23件,荆州市检察院5件,江北地区检察院1件。 

     


    二、案件特点分析



    一是罪名较集中。2014年以来我院共受理破坏环境资源审查起诉案件44件102人,其中非法捕捞水产品19件26人,非法狩猎6件9人,非法采矿5件51人,非法占用农用地5件5人,滥伐林木4件4人,非法捕猎、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3件4人,盗伐林木2件3人。





    二是是犯罪使用的技术设备简单、但破坏性较大。从办理的非法狩猎案件来看,不难发现,犯罪嫌疑人适用的设备都较简单,如周某喜等人非法狩猎案,其二人晚间开船到湖里狩猎野生鸟类,使用鱼叉仅仅几个小时抓捕量达48只,又如张某科非法狩猎案,也是使用鱼叉捕猎野生鸟类,两小时抓捕量达60只。

    三是获利容易,特别是非法采矿案中暴利驱使。例如,张某平等人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2018年4月至10月期间,使用6部“迷魂阵”共捕得湖北洪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花鲶鱼、刁子鱼、鲫鱼等各类鱼4万斤左右,获利约6.5万元;又如杜某均等人非法采矿案中,从2018年5月23日到6月4日,使用三条采砂船断断续续在燕窝长江大桥下游5公里附近采砂作业10个晚上,共计采砂约3万吨,沙石销售金额约60万。

    四是案件判罚以轻缓刑为主。从办理的44件102人破坏环境资源案件来看,有4件5人已作不诉处理,已判决生效案件27件33人,其中10人被判处有期徒刑实刑,6人被判处有期徒刑缓刑,15人被判处拘役实刑,1人被判处拘役缓刑,1人被判处管制。


    三、犯罪原因分析


    从对我院办理的破坏环境资源类案件分析,不难看出,此类案件呈频发态势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三方面:

    一是犯罪人员文化素养较低,法律意识较为淡薄。受理破坏环境资源案件犯罪嫌疑人102人,其中大学文化1人,中专文化3人,高中文化16人,初中文化44人,小学文化33人,文盲5人,未受高等教育比例高达96%。身份多为农民、无业人员和进城务工人员,大多无固定职业。他们法律意识淡薄,在非法猎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件办理过程中,承办人员在讯问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对泥蛙(学名虎纹蛙)属于国家重点保护的动物完全不清楚,甚至周围的村民也经常捕猎、食用泥蛙,并不认为自己触犯了法律。

    二是对破坏环境资源案件打击未形成常态化。2015年受理罪名为盗伐林木、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狩猎,2016年仅受理非法占用农用地,2017年未办理盗伐林木的案件,新增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2018年未办理非法占用农用地案件,新增滥伐林木、非法采矿,2019年又新增非法捕猎、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件,从案件罪名变化上看,破坏环境资源类案件打击未形成常态化。

    三是高额利润的吸引导致犯罪分子铤而走险。如办理的非法采矿案件中,郭某荣等人非法采矿案里两艘采砂船,一晚上非法采沙5700吨,价值达18.15万元;刘某华等24人从2017年开始在大沙至龙口段长江水域大肆进行非法采砂,共计采砂约270万吨,价值约高达5400万元。由此可见,暴利驱使环境资源类犯罪嫌疑人以身试法。


    四、对策建议分析


    一是加大侦查监督力度,增强犯罪的打击力度。作为法律监督机关,检察机关发现涉嫌违法案件行政机关不移送公安机关处理或者移送公安机关后,公安机关不立案的行为应当及时进行立案监督,对其中涉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的执法人员,应移送相关部门查处。同时加强与公安、法院的沟通配合,形成打击破坏环境类犯罪的合力,对构成犯罪的坚决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二是加大以案释法力度,增强案件的办理效果。检察机关在审理审查起诉的案件时,应认真阅读案卷,讯问犯罪嫌疑人,仔细审定相关数据,必要时到案发现场查看以核实证据,对需要追究涉案者的刑事责任的应向公安机关发出检察建议对其进行追诉;案件移送法院后可建议法院组织村民旁听庭审,使旁听人员也能接受教育,达到法律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另外,要注意对生态环境的后续修复工作,涉及生态环境修复的案件,刑检部门应及时与民行部门沟通,做好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工作,2018年6月25日最高检发布《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为打好“三大攻坚战”提出司法保障的意见》,《意见》明确了,检察机关将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打击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犯罪,而对于犯罪嫌疑人对法律惩治力度抱有的轻视心理,提出不仅要求违法行为人损害赔偿,更强调生态环境的后期治理修复,提高违法者的违法成本。

    三是加大普法宣传力度,增强群众的法律意识。检察机关可以联合法院、公安局及相关行政职能部门开展宣传,做好结合文章,通过开展乡镇检察服务站工作,针对普法宣传力度较为薄弱的乡镇、农村进行普法宣传,做好以案释法宣传工作,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尤其是针对非法狩猎、非法捕捞水产品等高发性犯罪,真正让群众知法守法,树立保护生态环境的理念,做到全民行动,共同保护赖以生存的环境。



  • 上一篇:新时代提高基层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的途径
  • 下一篇: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